这里我想谈两个问题,一个是西方对俄罗斯的制裁,第二是对金砖合作的影响,我觉得这两个问题,可能要往前推,时间上往前推,要从4个方面才能够完全的把它搞清楚。

第一,比如说西方对俄罗斯的制裁,为什么在2014年制裁以后,产生了如此明显的效果,这个恐怕当初在制裁初期,各路分析家都没有料想到,没有想到会产生这么明显的结果。我觉得这里面,有一个必然性和一个偶然性,这两者结合起来,产生了这个结果。

我们从必然性来讲,就是俄罗斯当然是一个依靠能源为主导的这样一个经济体,冷战结束以后,俄罗斯的大国化或者俄罗斯在外交上想恢复大国地位,主要还是普京上任以后,对能源领域的调整,能源的国有化,还有大力的推进能源外交,无疑能源是它主要的经济支柱。但是这个能源是受世界经济整个周期影响的。我们看这一轮的世界经济周期,大体上我们可以说是一个康德拉捷夫的周期。

从冷战结束以后,撒切尔夫人到里根政府,实行的管制,应该是二十年到三十年,到1998年是有一点波动,就是东南亚经济危机,但是没有伤害主要经济体,所以它的影响是局部的,到了2008年的时候,康德拉捷夫周期已经结束了,但这个时期,发生了全球金融危机,有两个危险因素,第一个因素是战争,这时候发生战争,一般情况下,是整个世界经济就会衰退,那直接就进入了下一个阶段,第二个就是能源的治理,我们看到2008年的时候,能源的价格已经到了高的不能再高的地步了,2008年的金融危机之前,我们知道世界油价是达到了147美元,历史上的最高点,从2003年,伊拉克战争飙升到147美元,这个是不可想象的,所以能源和局部的战争,所以我们可以说2008年以后,世界经济进入了一个衰退期。2013年,也就是在西方对俄罗斯进行制裁之前,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前,世界经济的衰退已经从能源的价格上面体现出来, 2013年全年石油价格是下降的,你可能觉得这个幅度是很小的,但是它是一个信号,为什么在此之前,他一直是在全年的来看,一直在上升,在增长,但是在2013年的时候已经下降了。

到2014年,第二件事情发生了,我们现在的偶然性,乌克兰危机突然爆发,乌克兰危机突然不爆发以后,这个偶然性出现以后,西方对俄罗斯加大制裁,过去的逻辑,油价下跌到这样一个程度,沙特阿拉伯一定会减产,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为什么没有减产提价,在这个时候,为什么国际社会没有采取相应的措施,来稳定油价,很显然,美国考虑的是这个长期的低油价,对于制裁俄罗斯是一个利好,所以美国实际上在某种程度上,是支持大幅度的低油价。

第二个方面,我想谈谈西方制裁对金砖合作的影响。我们在西方对俄罗斯进行制裁,并且产生如此严重的后果,对形势怎么判断,目前我们看金砖国家会不会受影响,我认为这种影响对俄罗斯来说是杀伤性的,但对金砖合作来讲,具有正面意义,因为金砖是一个国际机制,金砖机制是一个新生机制,还处在起步阶段,必然会经历很多冲突和矛盾,包括七国集团也经历过很多矛盾和冲突,我们知道内部,要说高度的和谐一致,那是不可能的,总归有非常严重的矛盾,目前来讲,这个制裁对金砖国家内部克服很多分歧,有一些主要的行为,它的摇摆政策,我认为产生了一个好的作用,促使像俄罗斯这样的国家,更积极推动金砖合作,我认为在这个方面,对金砖合作是一个正面的,对俄罗斯本国是负面的。

第三,我认为我们这个金砖合作,我们不要把它夸大,目前我们为了研究金砖,为了促进金砖,我们可能有一种愿望,希望金砖能够迅猛地发展,这种愿望是我认为是可以理解的,但也许是有害的。金砖合作要平稳发展,必须考虑到它在某一个阶段,某一个阶段可能有很多的困难,必须考虑到成员国之间的差异,必须考虑到成员国之间还有很多的矛盾,是需要我们来逐步的解决的,不要靠金砖合作的“大跃进”,就是我们想利用这个机会,猛力地推动,一切方面好像都是顺理成章,我觉得这个不太可能,我们要做好受挫的准备,而且这种受挫,是为了更好的更稳步地前进。

从这个角度看金砖合作,我们要把它看成中国更大,更高度的一种平衡外交。也就是说,当我们跟发达国家的外交关系,出现很多困难的时候,我们要迂回前进的时候,我想金砖国家就是很重要的一点,我们不仅有金砖合作,还有大国的合作,中国跟美国的关系,中国跟欧盟的关系,仍然是非常重要的问题。

第四,俄罗斯能不能挺得住,我觉得一定问题都没有,你只要想到叶利钦时代,当时困难到何等地步?叶利钦像李光耀借五千万美金,李光耀没有借,你看当时李光耀的回忆录,俄罗斯是世界上资源最丰富的国家,竟然向我一个小国借钱,他觉得俄罗斯根本不是一个借钱的国家,俄罗斯到现在为止,我想就是从这个角度一看,普京一定没有问题,一定可以带领俄罗斯走出这个困境,那么金砖国家只能给于适度的支持,千万不要冒进。

(本文整理自“西方制裁俄罗斯及其对金砖合作的影响”学术研讨会上的发言内容,会议时间:2015年1月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