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向东看”战略在2014年西方制裁俄罗斯的背景下大放异彩,特别是俄中关系在多领域的发展。俄罗斯“卫星网”1月4日文章总结称,2014年是俄中关系发展成果丰硕的一年。双方举行了一系列会晤,包括最高层领导人会晤,签署多项条约和协议。在政治领域双边关系的重要事件是中国对西方制裁俄罗斯的反应。中国外交部表示,中国不仅不会加入制裁,恰恰相反,中国将给予俄罗斯可能需要的各种必要援助。

专家认为,2014年是俄中关系发展成果丰硕的一年。双方举行了一系列会晤,包括最高层会晤,签署多项条约和协议,进一步发展战略伙伴关系的基础得以拓宽和巩固。

政治领域

在政治领域双边关系的重要事件是中国对西方制裁俄罗斯的反应。俄中机电商会主席谢尔盖?萨纳科耶夫表示:“尽管年初的时候,西方曾坚称中国可能做出加入制裁的决定,但中国坚决没有加入制裁。”

俄驻华大使杰尼索夫认为,俄中积极合作与西方制裁无关。中国外长王毅的发言表明,中国不仅不会加入制裁,恰恰相反,中国将给予俄罗斯可能需要的各种必要援助。

俄罗斯国家杜马俄中议员友好小组秘书尤里?纳格尔尼亚克认为:“中国外交部的声明,即使不认为是史无前例的,但也明确反映了俄中关系的深化。”

经济和燃料能源系统领域

专家们一致认为,天然气交易是两国经济合作领域的头号大事。普京5月份访问中国期间签署了两国关系史上最大的天然气合同: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与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商定,在30年期内每年对华出口380亿立方米天然气,合同总额约为4000亿美元。

俄罗斯科学院石油天然气问题研究所副所长阿列克谢?马斯捷潘诺夫表示:“天然气合同为俄罗斯的管道天然气出口开辟了全新的市场。如果合同得以落实,那么在国家市场方面,这可能成为最大的。”

普京:俄中天然气合同双方都无亏损即便相互提供优惠

对中国来说,这个项目在数个方面都很划算。首先,它解决生态问题:可以向人口密集区最冷的、完全依赖于燃煤供热、生态状况不佳的中国东北地区供气。他解释说:“迄今为止,那里实际上除了大连的液化天然气码头,没有其它天然气来源。”

第二,与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的合同对中国来说意味着供气多样化,这能减少对现有供货商的依赖。

第三,价格因素。俄罗斯管道天然气的价格远远低于液化天然气。他解释说:“管道天然气抵达亚太地区能削弱液化天然气运营商的供气垄断。廉价的俄罗斯天然气将在市场上排挤澳大利亚、卡塔尔、马来西亚的液化天然气,包括路易斯安那州和阿拉斯加、加拿大和东非的液化天然气出口新项目。这些全部旨在亚太地区的‘溢价’市场”。

如果在现有的土库曼斯坦天然气供应基础上再加上“西伯利亚力量”和“阿尔泰”输气管道项目,那么中国每年将获得大约1500亿立方米管道天然气。他说:“当然,管道天然气进口商将努力把自己的价格维持在液化天然气水平上,不过这种依赖性是双重的,因为液化天然气已经不再有对市场的那种压力。”

另一个重大项目是:俄罗斯石油公司向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CNPC)出售万科油气田项目10%的股份。俄方公司积极邀请中国伙伴参与自己的开采项目并在11月初签署出售的框架性协议。对中国来说,在实施制裁前,俄石油与中石油有关俄罗斯项目的谈判进展艰难。

还在2013年秋季俄罗斯石油公司就表示,计划与中石油共同开发东西伯利亚的中博图奥宾斯克油气田。曾计划2014年底前结束交易,但双方未能就价格问题达成协议。

分析人士认为,其原因正是制裁。俄罗斯石油公司的开采下跌,而制裁关闭了该公司进入长期借贷市场的可能性(公司净债务1.77万亿卢布)。俄政治信息中心副主任阿列克谢?潘宁认为,如果国际局势恶化,那么中国在万科尔拥有的股份可能会增加到25-30%。

金融领域

专家们认为,签署货币互换协议系年内金融领域的双边关系重大事件。今年10月份,中国和俄罗斯商定为期3年、规模为1500亿元人民币(240亿美元)的货币互换。这个协议可以在双方同意下扩大。

Finam投资控股公司分析师铁木尔?尼格马图林认为,当所有市场参与者预测事态发展的最坏情况,而协议能减少因卢布贬值造成狂热需求的投机。

他说,协议能提高市场参与者对卢布的信任。他认为:“中国将提供获取外汇流动性的某种可能的事实,能够缓解市场恐慌情绪,让卢布汇率接近基于布伦特(Brent)石油价格和经济增速的基础指数。”

基础设施领域

许多专家把俄中在基础设施项目中的合作,首先是交通领域的合作放在首位。克里米亚共和国常驻代表团投资、对外经济和地区联络部部长阿列克谢?切尔内舍夫说:“中国投资首先应该进入那些中方感兴趣的领域,而他们首先感兴趣的是交通基础设施:铁路、公路、桥梁。”

他补充说,有关刻赤海峡大桥的问题,“还没有作出最终决定,但中国是其潜在建设者之一”。

此外,“莫斯科-梁赞”高铁的建设或可成为俄罗斯和中国最大的合资项目。10月13日,俄罗斯交通部、俄罗斯铁路公司、中国发改委和中国铁路总公司签署了在高铁领域合作的备忘录。文件签署目的是研究“莫斯科-北京”欧亚高速运输走廊,包括高铁首要项目“莫斯科-喀山”项目。

中国铁建将签备忘录重申参与莫斯科喀山高铁项目意愿。”莫斯科-喀山”高铁项目总造价估计为1.068万亿卢布。俄罗斯科学院远东研究所副所长安德烈?奥斯特罗夫斯基认为:“这种大型基础设施项目,例如高铁、刻赤海峡大桥,相互投资将大大提高俄中贸易额。目前两国贸易额还很少,因为进行的仅仅是简单的商品交流。”他还强调落实运输物流走廊项目的相互协作–伟大的丝绸之路和在远东创建基础设施方面的广泛合作。

航空领域

民用飞机制造领域专家鲍里斯?雷巴克说,俄罗斯和中国航空领域出现期盼已久的复苏的前提条件。今年的主要成果是恢复出售俄罗斯运输和空中加油机的谈判。

中国还在2005年就订购了34架伊尔-76MD军用运输机和4架伊尔-78MK空中加油机,总价值10-15亿美元。最初曾计划在塔什干航空生产联合体组装飞机,但随后决定部分订单转移到俄罗斯并在乌里扬诺夫斯克”航空之星”(Aviastar)飞机制造厂组织伊尔-76及其改进型的批量生产。不过俄罗斯当时未能完成订单,原因包括在价格问题上的分歧。

雷巴科说:“目前这个计划可能获得第二次生命,因为已经出现新版伊尔-76–伊尔-476,乌里扬诺夫斯克工厂可以切实生产它,这可以实现。”

不过,俄罗斯和中国的航空合作总体上处于衰退。他指出:“在大批提供苏-30MKK以及用于在中国组装它们的配件的高峰(1999年向中国提供40架、随后再提供43架苏-30MKK飞机合同,这些飞机目前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主要打击力量)之后,一切都缩减至意向声明的水平。”

俄中两国将联合生产直升机和发动机。中国继续购买俄罗斯的米-8和米-171。直升机生产作为少数大批量生产计划之一,将由于卢布贬值获得竞争优势。他相信:“俄罗斯直升机公司的年生产量可以达到200架直升机,其成本骤降,而销售价格依然很高。”

雷巴科说,不过对于俄罗斯所有其它航空计划来说,这个优势无法触及。它们“手工组装单个的实验用飞机:SSJ-100、伊尔-96、图-204、安-148,它们全部十分昂贵,因为不是批量生产。例如,最近5年仅制造了8架安-148。”销售这些飞机的资金通常勉强能维持生产。

军事技术合作领域

两国军事技术合作领域的大事是向中国出口“凯旋”S-400防空导弹系统的消息。俄媒称,俄中签署S-400供应合同。向中国出口S-400的消息引起国际观察人士的广泛关注。战略技术分析中心专家瓦西里?卡申说,这个重大事件的地缘政治后果很难评价过高。他说:“由于范围增加、性能更加强大,这个系统可能影响中国沿岸地区的平衡,特别在钓鱼岛和台湾海峡地区。”

他补充说:“这是十分昂贵的系统,也是首次出口S-400。迄今为止这个系统从不出口。”

在出现出口的首批报道之后,这个信息被联邦军事技术合作局部分否认。

他解释道,“实际经验是,在官方空间一切都是延迟出现的。我不排除,过一段时间,在领导者之前就会开始公开讨论这个”。

与此同时,俄中军事技术合作最近数年与前些年的根本不同在于:“俄罗斯国防工业首次对中国购买技术、设备和部件表示出明显兴趣。”有报道称,俄罗斯航天署与中国航天科工集团公司(China Aerospace Science & Industry Corp. CASIC)磋商购买组件进行微电子制造。他补充说:”诸如俄罗斯电子公司和中国电子科技集团公司(CETC)那样的公司存在着一定的合作经验。”

如果说90年代在贸易额微薄的情况下军事技术合作曾经是俄中双边关系的基础,那么目前在贸易额为900亿美元的情况下,俄罗斯对中国的武器出口约为20亿美元。

卡申说:“这十分显著,在政治方面很重要,但在经济方面它不是双边关系中很大的组成部分。”

(来源:环球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