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院长 马凯硕

正文:
如今,美中关系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双边关系。未来,两大新兴国家中国与印度之间的关系将取而代之。正因如此,今年5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在北京的会谈,很可能成为年度最重要会谈。

仅仅35年前,哪位发展经济学家要是预言,这个星球上两个人口最多的国家也将成为两个增长最快的经济体,他肯定会受到嘲讽。中印前景悲观是当时的主流看法,因为这两个国家似乎注定难以走出贫困的泥潭。

如今,中印两国迎来不同的命运,正要进入一段增长和繁荣时期。不过,两国显然也可能反胜为败。如果陷入相互竞争与对抗的恶性循环,那么两国的增长都可能会放缓。这是很可能发生的。事实上,去年9月,600人的中国军队越过有争议的中印边境的消息,令习近平对新德里的访问受到了很大干扰。

边界争端仍然是两国关系中的最大阴云。1980年6月,中国已故领导人邓小平曾提出一项突破性协议。他表示,中国愿意在东段接受分水岭原则,以换取印度放弃对阿克赛钦(Aksai Chin)的领土要求。简言之,双方应该同意接受目前的实际控制线为边界。遗憾的是,印度拒绝了。如今,假如面对同样的提议,印度会很高兴。但习近平将需要很大的政治勇气才可能重提这一提议,因为他可能被指责把中国领土拱手让人。不过,他在这么做的时候,也可以表示,他拿出的是邓小平的提议。

中国外长王毅近日表示,中印“边界争议得到管控”。双方放弃互相遏制、向前迈进将是更好的选择。这将使中印两大经济体获得显著的协同效应。中国资本充沛,但劳动力短缺。印度资本不足,但劳动力丰富。中国对印直接投资将有利于两国经济发展。中国也是一个基建实力超强的大国,而印度在基建方面尚有很大欠缺。在这方面,中印互补也可能成为“天作之合”。

然而,两国间也存在“信任赤字”。在媒体负面报道的影响下,印度民众变得很警惕中国。因此,中印有必要启动一些增进互信的措施。两国都致力于和平利用核能。中国可以欢迎印度加入核供应国集团(Nuclear Suppliers Group),并提议由西屋公司(Westinghouse)、中国和印度三方共同开发新的AP1000压水堆。

中国在自贸区建设上也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功。印度需要建立几个自贸区。一种构想可能是一个跨越印巴边境的自贸区,从而恢复印巴在旁遮普(Punjab)地区的旧时纽带。鉴于巴基斯坦是中印关系的重大障碍,这将成为一项巨大的增进信任之举。同时,中国建设从中亚经由巴基斯坦抵达印度的天然气管道,也可以帮助增进信任。其他潜在的合作领域有网络空间、医药、空间太阳能和水利。

但是,唯有习近平和莫迪准备好拿出真正的政治家风范,中印合作才可能出现第一次大突破。幸运的是,地缘政治利益的交融,可以使他们更容易做到这一点。显然,如果印度逐渐转向、与美国结盟,中国将在地缘政治方面蒙受损失。这势必改变中国面临的力量对比。

但是,印度也非常担忧巴基斯坦和阿富汗局势能否保持稳定,尤其是在美军撤离阿富汗之后。目前,中国提议中印在阿富汗问题上展开合作。过去,巴基斯坦的强烈反对可能搅黄任何此类提议。中国现在提出这一提议表明,中印的地缘政治利益有了新的交融。

习近平和莫迪的北京会晤将事关重大。如果双方抓住机遇,两国经济会得到很大的提升。如果我们能看到未来的强国迈向和平、具有建设性的合作关系,21世纪也将变得更为祥和。是的,这是可能实现的。

——本文作者是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School of Public Policy at the National University of Singapore)院长,《大融合:东方、西方与世界的逻辑》(The Great Convergence: Asia, the West, and the Logic of One World)是其最新著作